江湖聊天室-话江湖文化长廊 我们在江湖!相遇,相知,再相逢!

传说:邵氏鬼电影裸尸痕

浅吟初音:今天不用上班吗。
铁山靠:在上班。
浅吟初音:嗯呢。
永不言败:我对你太想念太想念。
鬼鬼:双哈哈。
鬼鬼:在晚上江湖孩子常我父去了哪。
鬼鬼:她她始不相信父去了加班。
鬼鬼:幸好昨晚你回看下她哪。
鬼鬼:幸好昨晚你回看下她呢。
山里朵:这局。
鬼鬼:哥哥好啊。
永不言败:我替你报仇了。
永不言败:妹妹好。
浅吟初音:嗯。
浅吟初音:你玩我走了。
永不言败:今天咋开小差了呢。
陌桑:我双了。
山里朵:又忘了。
山里朵:幸好错过避雷一局。
陌桑:哈哈哈哈哈哈哈还好没看到。
陌桑:这把押什么。
霹雳蛋炒饭:浩南哥。
传::好久没吃蛋炒饭了。
鬼鬼:我去打无双了嘿嘿。
传::看见你可以吃一吃。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传::稀客稀客你也出来瑟了。
山里朵:不睡。
山里朵:不知道呀。
传::是江湖想你了。
山里朵:因为睡起来没多久。
山里朵:你呢不休息。
传::我休息一天看看鬼电影啊。
山里朵:哈哈什么鬼故事。
传::邵氏鬼电影裸尸痕。

铁山靠:哈

发热:晚点见。
半世琉璃:哈哈哈现在去。
鬼鬼:黑鬼。
鬼鬼:真黑哈哈。
铁山靠:该下注了哈。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浅吟初音:抓不住爱情的我。
浅吟初音: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
浅吟初音: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
浅吟初音:为何不能算我一个。
浅吟初音:为了爱孤军奋斗。
浅吟初音:早就吃够了爱情的苦。
浅吟初音:在爱中失落的人到处有。
浅吟初音:而我只是其中一个。
浅吟初音:爱要落挫越勇。
浅吟初音:爱要稳定执着。
浅吟初音:每一个单身的人都看透。
浅吟初音:想爱就别怕伤痛。
浅吟初音:找一个心爱的深爱的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
浅吟初音:一个多情的痴情的绝情的无情的人给我伤痕。
浅吟初音:怎么了。
铁山靠:你看写歌呢。
浅吟初音:是的。
浅吟初音:你是。
铁山靠:我是新人。
浅吟初音:不太像。
铁山靠:我才注册不到四个月。
浅吟初音:很久前就看过你了。
浅吟初音:应该是小号吧。
浅吟初音:哦。
浅吟初音:好像和我:过。
浅吟初音:我记性有点差。
浅吟初音:这下应该不会忘记了。
铁山靠:哈。

半世琉璃:走

南方的野郎:超解和这个解除卡有啥区别。
半世琉璃:和平的号用超级解除卡可以解除和平变成恩怨。
南方的野郎:哦明白了。
半世琉璃:解除卡只是让恩怨号在闭关状态下让出关。
三生烟火:有一个号低。
三生烟火:等下送点花就好了。
半世琉璃:是的。
半世琉璃:呃。
半世琉璃:师妹。
南方的野郎:感谢师傅的红包。
发热:不客气。
半世琉璃:怎么了。
发热:你抢的最多了。
发热:嗯。
发热:不打算发一个。
半世琉璃:好吧。
发热:江湖金币。
半世琉璃:哦那师妹要多少。
半世琉璃:你:个数。
南方的野郎:掌门你这发的也太小吧。
发热:我发的是。
半世琉璃:哦。
半世琉璃:擦没钱。
半世琉璃:南方的野郎对半世琉璃:掌门你这发的也太小吧。
南方的野郎:我去抢了个。
半世琉璃:不江湖聊天室的怪我。
三生烟火:打字呢点到快捷了。
半世琉璃:你这跑的。
半世琉璃:吃饭。
半世琉璃:发牌慕君年认输了放弃打这局牌输给三生烟火江湖金币。
三生烟火:我去吃饭了。
半世琉璃:我也去。
发热:我也去。
半世琉璃:回派挂。
半世琉璃:走。

尔尔辞晚:亲个鬼

来瓶红辣椒:我怎么找不到呢。
尔尔辞晚:你点下面的表情。
尔尔辞晚:勾打上。
来瓶红辣椒:哈哈这么简单。
来瓶红辣椒:单双休怎么理解本周单下周双吗。
尔尔辞晚:是啊。
尔尔辞晚:就是周分两班制。
三生烟火:一张就福神。
三生烟火:你把几个号和平了啊三个嘛。
半世琉璃:啊。
半世琉璃:哈。
半世琉璃:有空可以打打江湖聊天室的怪。
三生烟火:给我这个号几朵这个花。
三生烟火:这个号没啥花。
三生烟火:够了够了。
半世琉璃:还要啥。
三生烟火:别的不要了够了的。
半世琉璃:哪个缺。
三生烟火:都不缺了之前这个号上没放花。
三生烟火:就放了结婚的花。
半世琉璃:现在有了。
南方的野郎:谢谢。
来瓶红辣椒:回家吃饭下午接着加班。
三生烟火:快吃午饭吧。
半世琉璃:没这么早。
尔尔辞晚:去吧。
半世琉璃:检查下号的道德奇江湖聊天室的怪上次一个号差点就负数了。
三生烟火:我经常看的。
三生烟火:我看下你的号。
半世琉璃:我没有。
半世琉璃:嗯。
混世魔王:哈哈。
南方的野郎:闭关用解除卡就能解除吗。
半世琉璃:是的。
尔尔辞晚:亲个鬼。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

尔尔辞晚:热。
江湖小鱼:天天宅家宅女了。
尔尔辞晚:不下雨就热。
江湖小鱼:商场里面不热吧。
来瓶红辣椒:无偿加班有加班工资就好了我没事就来哈哈。
来瓶红辣椒:今年还了个岗位事多了早知道就不找领导提意见了。
来瓶红辣椒:换了个岗位。
尔尔辞晚:商场了没什么好去逛啊。
尔尔辞晚:哈哈哈。
尔尔辞晚:领导觉得你上进。
来瓶红辣椒:得不偿失。
尔尔辞晚:你得加油干了。
来瓶红辣椒:没有啦之前的工作比较多我本意是减少点不曾想有个股室人手不够。
来瓶红辣椒:领导在计划补充人手就这样把我的工作做了调整。
尔尔辞晚:证券。
唐金:日企。
来瓶红辣椒:不好意思得不偿失是和另外人:的不小心点到你了。
尔尔辞晚:那你今天加班也是摸鱼啊。
来瓶红辣椒:不是了政府单位。
来瓶红辣椒:不是了政府单位。
来瓶红辣椒:也只有这样的单位加班才是无偿的。
铁山靠:没关系玩得愉快。
来瓶红辣椒:不好意思提啊。
尔尔辞晚:咱们有点像。
来瓶红辣椒:谢谢你的君年。
来瓶红辣椒:你也是政府的。
尔尔辞晚:这么:平时可以双休。
尔尔辞晚:不算。
来瓶红辣椒:可以啊但现在有点奢望了。
尔尔辞晚:我现在是单双休。
来瓶红辣椒:竖大拇指图像在哪给你一个。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尔尔辞晚:加班加工资吗

山里朵:我得去睡了。
山里朵:太晚了。
三山:晚安哦。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鬼鬼:双。
混世魔王:啊。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鬼鬼:我在想。
来瓶红辣椒:注册了吧。
来瓶红辣椒:前段时间登录发现显示以为网站出问题了就没登录。
来瓶红辣椒:是吗。
来瓶红辣椒:好的马上加。
来瓶红辣椒:哈哈我听出来咯。
尔尔辞晚:夏天嘛。
来瓶红辣椒:加了。
来瓶红辣椒:等通过。
尔尔辞晚:嗯嗯。
尔尔辞晚:估计他还在睡。
来瓶红辣椒:教教我这个怎么玩呗。
尔尔辞晚:先拿了礼包有了会员操作会方便点。
江湖小鱼:师傅。
尔尔辞晚:别钓鱼走私吧。
来瓶红辣椒:好的等会员。
尔尔辞晚:现在在哪。
江湖小鱼:在家呢。
江湖小鱼:上来看一下。
江湖小鱼:我这都点了呢。
尔尔辞晚:你今天休息吗。
来瓶红辣椒:谢谢你的花。
尔尔辞晚:我这点了。
尔尔辞晚:不客气啊。
来瓶红辣椒:本来休息叫来加班哎。
江湖小鱼:今天咋没出去玩。
尔尔辞晚:加班加工资吗。

山里朵:然后凌晨醒

发热:夜半歌声格外刺激是不。
发热:你还在。
发热:我不配和你:话我可能会的太多了。
发热:我们之间有距离感了。
发热:因为你都不会。
发热:哦。
发热:孤勇者都不会。
发热:还会啥。
香儿:那是幼儿园小朋友该会的。
发热:你不就是中班。
发热:这么多宝物可以一个一个抢。
香儿:我可不是。
香儿:不爱练。
发热:结束这个话题吧不太适合你。
发热:怎么没看到天山七子。
香儿:你为什么找他。
发热:你在他不可能不在。
香儿:哈哈哈。
香儿:他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看到了这句话所以装不在。
香儿:你是不是装不在。
发热:我和你聊了好久了。
发热:你看看。
发热:真没有在。
香儿:我还以为你发给我的。
香儿:你要是不在就吱一声。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香儿:现在睡。
香儿:晚安。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山里朵:该睡觉了。
山里朵:你就没早过。
三山:我睡醒了。
山里朵:好家伙你居然早睡了。
三山:我天天点多就睡了。
山里朵:然后凌晨醒。

发热:这个你要问沧月在群里发了

香儿:我儿子小班的都会唱了。
发热:你怎么不对暗号。
香儿:你在怀疑我的智商我生气了。
香儿:我儿子基本上整首的都能唱下来。
发热:这是通用暗号。
香儿:真神奇我连歌词都记不住。
发热:不分年龄。
发热:你智商不在线。
香儿:我看视频:的幼儿园对的更好一些。
发热:不会唱孤勇者算什么小学生。
发热:为什么他们都会。
香儿:我准备回去重新念小学了。
发热:不是幼儿园。
香儿:那不行我不能和我儿子当同学。
香儿:我是有尊严的。
发热:没事你是中班。
发热:爱你不跪的模样。
香儿:你别得意。
香儿:我明天让我儿子来对哭你。
发热:爱你对峙过绝望。
发热:不肯哭一场。
发热:爱你破烂的衣裳。
发热:却敢堵命运的抢。
发热:爱你和我那么像缺口都一样。
发热:去吗配吗这褴褛的披风。
香儿:不和你玩了。
发热:战吗战啊以最卑微的梦。
香儿:会的太多容易没有朋友。
发热: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
发热:谁: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
发热:结束。
发热:我不配。
香儿:我怀疑你今天刚学会。
发热:这个你要问沧月在群里发了这首。

发热:爱你孤身走暗巷

陌桑:好吧。
陌桑:那等言总安排。
山里朵:好我一会儿来看你下啥。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陌桑:双了。
山里朵:来得及。
山里朵:还好。
陌桑:笑死。
山里朵:吓得我赶快跑了。
山里朵:会影响我出剑的速度。
山里朵:哈哈哈。
陌桑:对对对。
陌桑:这个是真的。
山里朵:下局呢。
山里朵:赌钱更重要。
陌桑:言总单。
山里朵:那你准备呢。
陌桑:我信不过自己。
陌桑:你押什么。
沉梦听雨:单沉梦听雨用江湖金币押了单。
陌桑:看到了。
山里朵:都单了哈哈。
陌桑:跟上吧。
山里朵:我双。
陌桑:你咋早不:。
山里朵:差秒。
山里朵:咳咳。
陌桑:搞得我都紧张了。
山里朵:嗯不是你们在江湖赢就是我在江湖赢。
山里朵:一样一样的。
辛与己:多年了聊天江湖还在。
山里朵:幸好你快一步。
陌桑:最后一把睡了。
陌桑:晚安。
香儿:你不来我怎么舍得走。
发热:你还在等我。
发热:爱你孤身走暗巷。

山里朵:已经在打了

陌桑:好几个我是第一个。
小菜:哈哈。
山里朵:你还没停牌么。
陌桑:听了摸不到。
陌桑:这还不渣。
小菜:爱慕很正常。
陌桑:突然好像听懂了什么吃瓜。
山里朵:我一手杂牌都快停了。
小菜:懂了什么。
小菜:悄悄告诉我。
陌桑:爱慕很正常。
小菜:是啊。
陌桑:摸不到没没办法。
陌桑:嗯嗯嗯懂啦。
小菜:懂什么又。
小菜:自己脑补吗。
陌桑:你不:我只能脑补了不是。
小菜:我:啥啊。
山里朵:我终于停牌了。
陌桑:我依旧原地踏步。
山里朵:咳咳自摸。
山里朵:再一局不打了哦我副本团马上组满人了。
陌桑:好。
山里朵:中了。
陌桑:完美。
小菜:走了白白。
陌桑:有缘再见。
山里朵:下局你盯好她。
山里朵:哈哈。
陌桑:好的呢收到。
山里朵:我停了。
陌桑:那么快。
山里朵:哈哈哈哈。
山里朵:胡了。
陌桑:你是不是要去打副本了。
山里朵:嗯嗯。
山里朵:已经在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