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聊天室-话江湖文化长廊 我们在江湖!相遇,相知,再相逢!

西方求败:那你也充值会员了吗

西方求败:微信里都多条没看的信息。
尘世挽歌:比我还夸张。
尘世挽歌:我好像多条。
西方求败:现在的服务器一个虚机都能挂好几个聊天室。
尘世挽歌: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尘世挽歌:但这里是开了挺久的。
西方求败:看来兄弟你也不大看微信的信息啊。
尘世挽歌:看来姐妹你也不太看微信的信息啊。
西方求败:我可不是姐妹我一糙老爷们。
陌上清浅:这个杠怎么操作。
尘世挽歌:我也不是兄弟啊。
可可胖球:点这四张牌。
西方求败:啊还有女士玩这个啊。
西方求败:少见。
西方求败:不是吧。
可可胖球:摸牌。
尘世挽歌:真的。
尘世挽歌:干什么啊。
依然爱你:我是女的。
西方求败:女士超少的。
尘世挽歌:你有跟新人:话吗。
尘世挽歌:呃。
西方求败:咋了这是时代时步了吗哈哈。
尘世挽歌:以前可能是。
依然爱你:有点不好意思了。
依然爱你::了一句。
西方求败:女士们都爱玩聊天室了。
尘世挽歌:方便点而已。
山里朵:没事。
西方求败:这到是开个网页就能玩。
尘世挽歌:嗯。
西方求败:啥电脑都可以打开。
尘世挽歌:手机上也可以的。
西方求败:那你也充值会员了吗。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

陌上清浅:打江湖聊天室麻将吗。
可可胖球:好。
山里朵:嗯嗯好。
西方求败:申请的流程。
西方求败:啥多大的。
可可胖球:好。
可可胖球:多大的。
西方求败:谢谢。
山里朵:我现在的牌只能靠自摸。
山里朵:哎。
陌上清浅:我打的小可以吗。
可可胖球:去申请个免费会员吧。
西方求败:对。
可可胖球:没问题。
可可胖球:就是娱乐。
山里朵:我换了一张可以吃了哈哈。
陌上清浅:又多了个牌友。
西方求败:玩这聊天室真不容易废手。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哈哈。
山里朵:我的七对啊。
山里朵:唉。
尘世挽歌:啊。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西方求败:打字多。
尘世挽歌:哈哈。
尘世挽歌:当练字吧。
尘世挽歌:你当聊天室玩就是。
尘世挽歌:只是多些功能而已。
西方求败:打字现在少多了。
尘世挽歌:语音。
西方求败:以前的江湖聊天室比这个要简单些。
尘世挽歌:嗯是啊。
西方求败:人懒。
尘世挽歌:以前的聊天室不:话会掉线的。
陌桑:我在论坛发了帖子快来看看吧。

西方求败:好

西方求败:我是点你名字:话的。
山里朵:可以加站长申请个免费会员哦。
西方求败:这还收费啊。
西方求败:没想到这个年代了还有这样的聊天室。
陌上清浅:师傅。
尘世挽歌:浅浅。
陌上清浅:吃饭回来了啊。
西方求败:以前不收费的。
尘世挽歌:嗯。
尘世挽歌:刚到家里。
山里朵:你打我打得慢。
陌上清浅:刚才师兄让我把神牛令卖了。
西方求败:我以前自己有这样的武侠聊天网站。
陌上清浅:我都不知道那个值钱。
山里朵:我玩的这些年一直都在收费。
陌上清浅:金。
尘世挽歌:反正不打架的放寄售就好。
陌上清浅:好的。
西方求败:年前那时候都是免费的。
山里朵:那就早了。
山里朵:怀念想玩的会议一下的话可以申请个会员玩玩看。
西方求败:是的很早了。
西方求败:申请会员有何好处。
可可胖球:可以申请个免费会员。
山里朵:物资养猪江湖金币什么的都快一点。
西方求败:哦是这样谢谢。
山里朵:免费的五会就不一样拉。
山里朵:可以白嫖的就不要客气。
山里朵:所以去加站长申请吧。
可可胖球:左上角。
可可胖球:申请会员。
山里朵:上面蓝色代码加一下。
山里朵:就可以了。
西方求败:好。

西方求败:十几年前玩过

陌上清浅:看来追求者多。
山里朵:那倒不是避免麻烦。
山里朵:但凡我早点换个牌哎。
依然爱你:哈哈哈。
山里朵:二五都在你手上。
山里朵:没办法。
依然爱你:还打吗。
依然爱你:你没江湖金币不是我越打越小。
山里朵:这局我跟你。
陌桑:必胜。
陌桑:你好你好歌迷。
依然爱你:他球迷。
山里朵:陌桑对依然爱你:你好你好歌迷。
山里朵:我伦很帅的。
山里朵:入股不开。
依然爱你:是的。
依然爱你:不帅。
山里朵:那你是不懂欣赏了。
依然爱你:我欣赏的是才华和情怀。
依然爱你:我只知道漂亮不知道帅。
西方求败:你好。
陌桑:紧张。
山里朵:啊要开了。
陌桑:完美。
山里朵:哇哦。
山里朵:快乐。
陌桑:溜了溜了。
山里朵:下局不来吗。
西方求败:谢谢。
陌上清浅:你是新来的。
陌上清浅:不是小号吧。
西方求败:新人一个。
西方求败:无聊注册个帐号看看。
山里朵:以前玩过吗。
陌上清浅:你点我的名字:话啊。
西方求败:十几年前玩过。

山里朵:我之前还是男头像

山里朵:我总是觉得你是小姐姐。
依然爱你:我是名誉大师兄。
陌上清浅:怎么看不到我寄售到哪里了。
依然爱你:我堂堂七尺男儿。
陌上清浅:做我师兄很危险的。
陌上清浅:我师兄给了我好多钱了。
嘎嘣豆:朵朵。
依然爱你:你哪个师兄。
陌上清浅:洒脱独醉。
山里朵:我正在喝水。
山里朵:你:话注意点差点笑死。
陌上清浅:师兄需要给钱。
山里朵:宝你来了。
传::呵呵。
传::笑口常开笑死就只能活该了。
半日清闲:大家好。
山里朵:我要给笑口常开::这个梗这是他名字的解:么。
陌上清浅:我卖的是最便宜的。
陌上清浅:还有卖的。
传::盘一下可以成诗。
依然爱你:完犊子。
山里朵:我还想:我牌尴尬了呢。
洒脱独醉:反正你又不用放着卖了有收入。
陌上清浅:如果没人买会消失吗。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
洒脱独醉:打架用的物资看着别人卖你就卖多少。
洒脱独醉:不会还可以取回来的。
山里朵:这不是在江湖赢了嘛。
陌上清浅:如果卖出去了我能知道吗。
洒脱独醉:点记录有的。
洒脱独醉:小师妹你要出去吃饭了你自己玩会。
洒脱独醉:我要出去吃饭了。
山里朵:怕骚扰。
山里朵:我之前还是男头像。

山里朵:你难道不是大师姐么

山里朵:我记得好像不是这个。
依然爱你:嗯。
依然爱你:小号。
山里朵:原来不是打江湖聊天室的怪的补偿。
洒脱独醉:我没有下注啊。
依然爱你:啊我抢江湖聊天室的怪了吗。
依然爱你:没注意看。
洒脱独醉:金你这不是到手了。
陌上清浅:你再:一遍我正好清屏。
洒脱独醉:金你这不是到手了。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
洒脱独醉:你刚捡的啊。
山里朵:哈哈。
陌上清浅:这个这么值钱。
洒脱独醉:那个值多你可以去寄售。
陌上清浅:哇我没看错吧。
陌上清浅:有人买吗。
洒脱独醉:有啊你看看别人都卖出去的。
陌上清浅:我没找到在哪。
洒脱独醉:点功能。
依然爱你:你太穷了哈哈哈哈。
陌上清浅:我有三个这玩意。
洒脱独醉:右上角。
陌上清浅:我师傅今天刚给我的钱。
洒脱独醉:看到寄售行了吗。
依然爱你:我以为你输光了。
陌上清浅:是输了。
陌上清浅:今天没在江湖赢。
洒脱独醉:点进去点我要寄售就行了。
依然爱你:以后我就是你们大师兄。
陌上清浅:可以了吗。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陌上清浅:听师傅:大师兄是渡一。
山里朵:你难道不是大师姐么。

依然爱你:昨晚

传::咋了。
山里朵:看到你发帖子了。
山里朵:你是想大侠们揍你是吧。
传::没那么严重。
山里朵:你看看你给我挽歌写成啥了快去改去。
陌上清浅:对我师傅的要改。
山里朵:女侠。
传::啊哈哈哈可以下一期改。
山里朵:一根藤上七个娃。
陌上清浅:我还没找到他的名字你就抢了哈哈。
山里朵:我可不希望入镜求求了。
传::啊哈哈哈小和尚。
山里朵:你要是写到我了我就要磨我的刀了。
山里朵:写我的新以沫我觉得这个可以。
传::好吧。
山里朵:我要在江湖赢光你。
依然爱你:哈哈哈哈哈。
陌上清浅:快练。
山里朵:还来吗。
依然爱你:来。
陌上清浅:哎呀你出现了啊师兄。
洒脱独醉:小师妹吃饭了吗。
洒脱独醉:这么早在线。
陌上清浅:吃过了。
洒脱独醉:怎么了。
陌上清浅:天天在。
洒脱独醉:是我没怎么在。
陌上清浅:下注总输。
洒脱独醉:嘿嘿。
依然爱你:昨天好像借了你两张涨钱卡。
洒脱独醉:自己不准就跟别人下。
山里朵:啊。
山里朵:是吗。
陌上清浅:师傅给我的钱我都输光了。
依然爱你:昨晚。

可可胖球:好的

陌上清浅:哈哈。
以沫:打到整点我们结束怎样。
山里朵:好吧。
陌上清浅:行。
陌上清浅:我一局也没在江湖赢。
山里朵:看你做什么牌了如果你等的是刚才的桶就只能自摸。
依然爱你:我等一四万。
依然爱你:吃了再胡。
山里朵:那这种我可能会打到。
山里朵:你也可能自摸到就种机会。
山里朵:在江湖赢的人发起邀请。
山里朵:咳咳咳他们:的规矩。
山里朵:完蛋输了。
依然爱你:怎么发。
以沫:输了。
山里朵:赌博娱乐里。
山里朵:打江湖聊天室麻将牌。
陌上清浅:你赌的大啊。
山里朵:啥。
山里朵:哈哈哈牌友越来越多可可你都打不上了。
陌上清浅:等我一下。
以沫:打一局。
陌上清浅:开奖了输了。
陌上清浅:还打吗。
以沫:暂时不打了。
以沫:我去休息下。
以沫:那我撤了啊下次找你打牌。
陌上清浅:好。
山里朵:你是不想混了吧弟弟。
陌上清浅:还赌吗。
山里朵:还早呢。
山里朵:我一会儿看看赌局还得靠自己。
山里朵:哈哈哈哈哈。
陌上清浅:不行我不相信自己。
可可胖球:好的。

陌上清浅:你赢我的了

以沫:你在到处坏我名声是不是就是为了赶走我身边其他人。
尘世挽歌:不逗你我出门了。
以沫:山里朵操作错语数量请使用数字。
山里朵:刚才在办公室上湖一上居然成了非会吓的我都没来得及续会员怕状态清零上了十会我现在好心痛。
以沫:十会这么高大上的事为什么要心痛。
山里朵:赌本少了。
以沫:一个激动就用上了十会这字里行间是在炫耀实力吧。
以沫:凡尔赛女侠。
山里朵:我还有个一会。
以沫:像我这种小虾米都死每天盯紧会员到期时间的。
山里朵:总不能上一会吧。
以沫:你看我都续费到月号了。
以沫:牢记会员到期时间。
以沫:呀我都级了。
山里朵:我这两天有点忙啊。
山里朵:都是手机。
山里朵:没注意。
以沫:看你可怜的给你个爱的抱抱。
山里朵:哪个小可爱。
璃茉:你猜。
陌上清浅:押。
陌上清浅:什么。
山里朵:我没赌。
陌上清浅:为什么啊。
陌上清浅:还:跟你。
山里朵:跟以沫。
山里朵:她单了。
陌上清浅:跟了。
陌上清浅:哈哈。
以沫:你还这么信任我哈哈。
陌上清浅:来一局吗。
陌上清浅:我今天一直输。
山里朵:我也没在江湖赢呢。
陌上清浅:你在江湖赢我的了。

尘世挽歌:我爱好男没事

一半的安生:我忘了。
一半的安生:今天才有空看到。
以沫:嗯是还不错。
一半的安生:一会续上。
以沫:但是人嘛总是贪得无厌的哈哈哈。
以沫:有人预祝我能在江湖赢万哈哈哈。
传::所以要尽情地玩两天了。
以沫:刚刚我们还在:你呢我觉得你把挽歌名字改成那样会被揍。
尘世挽歌:万有点难。
尘世挽歌:以前千的可能容易点。
以沫:自信点去掉有点加上非常非常。
传::她自己:接受了。
尘世挽歌:加油。
尘世挽歌:万一实现了呢。
以沫:我也这么想的梦想总要有的。
以沫:没有。
以沫:我就朵。
以沫:这花送别人暧昧送你比较合适。
山里朵:又来了又来了。
山里朵:渣女代表啊你。
以沫:可能是我自己爱纠结涉及情啊爱啊的花我就觉得不好乱送。
以沫:拜拜。
山里朵:昨天:只适合送我现在又去撩挽歌。
一半的安生:江湖里女侠好多呀。
以沫:你醋了。
以沫:这不就送你了。
尘世挽歌:哈哈哈。
山里朵:你:她是不是女版的渣。
山里朵:今天又在撩你。
尘世挽歌:你小声点。
以沫:为什么我真心实意的话你要:我是撩人。
以沫:撩人这么容易的么。
山里朵:她橘里橘气的你小心。
尘世挽歌:我爱好男没事。